行业资讯
解锁创新应用新机遇 边缘计算让运营商“弯道超车”
日 期:2018-07-24   来源:

    2018年,国家推进“提速降费”政策已经进入第四年。从宽带/流量资费全面下调到流量不清零、取消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再到今年李克强总理宣布的"取消流量漫游费,移动网络流量资费年内至少降低30%,确实为大众网民以及社会产业释放了大量的红利。 

但向社会释放红利的同时,却同时对拉动运营商收入增长的“流量经营”产生了影响。与2017年取消语音漫游费不同,彼时语音业务已经连续多年量收齐跌、名存实亡。而当下流量收入正处于增长阶段,是三大运营商保持增长的主力军。取消流量漫游费,对收入及发展驱动力的冲击将远大于语音时代,这让运营商变得更加“焦虑”。此时,作为运营商“三驾马车”之一的政企市场被寄予厚望,但是长久以来的“管道身份”让运营商在突破政企市场的道路上并不顺利,此时,作为5G领域中的热点技术之一,边缘计算(MEC)的出现成为运营商开展创新业务的新突破口。

拉开政企业务大幕紧抓新机遇

当前国家发展进入新时代,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成为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国家积极推进“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智慧社会”建设,加强信息化与新型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等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为行业带来难得的发展机遇。对同样正在转型中的运营商来说,这是难得的历史机遇。

尤其是2018年,纵观运营商业务市场中的“三驾马车”(个人、家庭、政企),在个人、家庭用户市场业务饱和、规模减少的趋势下,5G尚未迎来商用,那么涵盖了数量可观的高价值集团客户、数以万计的中小企业的政企客户市场以及政务与社会组织等机构,就被寄予了无限希望。

无疑,发展政企客户市场已经成为三家运营商在战略部署中的工作重心。 中国移动在“十三五”时期提出“大连接”的总体战略,通过做大连接规模、做优连接服务、做强连接应用来驱动公司发展。但同时“收入剪刀差”也让超越连接的数字化业务发展成效并不理想。2017年,中国移动又提出“四轮驱动”融合发展的新思路,强调移动、家庭、政企、新业务要融合发展,重点是要着力提升数字化业务的收入占比。

同样,对于中国联通来说,2017年是公司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混合所有制正式落地,互联网化改革持续深化。在业务布局方面,中国联通在云计算领域与腾讯、阿里巴巴展开深度合作,在用户、渠道、服务、基础设施、解决方案等关键环节互相协同、互相导流、互相赋能,打造共同的产业生态。对于中国电信来说,2017年是实施转型升级战略的第一个完整年,中国电信以云为引领,加大云网融合力度,拓展信息化应用,聚焦政务、教育、医疗、工业互联网等重点行业。

加速创新应用布局让运营商“弯道超车”

运营商发展政企市场正是希望突破基础通信业务的限制,进军广阔的ICT市场,凭借自身的通信资源和客户储备,占据ICT市场的主导地位。然而,目前的情况是,大部分行业客户经理推广的政企业务还是固守传统的“固话+专线+手机”解决方案,最多再加上一些视频监控、移动OA等综合性应用产品,与互联网公司推出的高利润业务根本无法比拟。而造成这种状况最基本的原因是运营商ICT方案缺乏定制性和不可替代性,而再往深里讲,则是运营商作为CT服务商向ICT服务商转型的过程中,没有弥补自己所欠缺的IT能力。

不过,好在运营商已经及时意识到这个问题,正在不断颠覆旧有的通信思维,打造全新的ICT服务流程,并且在当前如车联网、VR/AR、工业物联网、智慧家庭、无人机、超高清视频等创新应用领域加速布局。

比如,在中国信息通信发布的《VR视频:运营商在蓬勃发展市场中的机遇》报告中显示,运营商在VR领域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电信运营商具备规模发展VR业务的必需条件,通过大管道、平台基础、用户、接入光纤等资源吸引优质的VR服务提供商、终端厂商、内容商等加入生态链,不仅可以赢得VR行业浪潮的商业先机,还可以带动整个VR产业的发展。

在车联网方面也是如此,车联网产业链涉及汽车制造商、IT企业、硬件提供商、交通和信息内容运营商、车载终端企业、信息服务企业及电信运营商,其中任何部分都离不开电信运营商。

但是,上述各种业务形态的不断涌现,也给运营商网络速度提出了新的要求,网络带宽和网络时延成为制约现阶段网络能力发展的瓶颈,而边缘计算技术的出现却解决了这种制约。

边缘计算场景延伸 与运营商疆界拓展不谋而合

如果说前两年移动边缘计算技术的兴起刚刚点亮ICT业界在用户体验侧的创新思路,并为5G探索了一些应用场景的话,那么2018年,随着5G、物联网、人工智能的齐发力,MEC的中M的概念也从Mobile向Multiple(多样化)极速改变,各类基于边缘计算的创新体验犹如一波更猛烈的浪潮汹涌来袭。

在物联网的蓬勃发展下,边缘计算也迅速向物联网应用领域延伸。据IDC预测,到2020年全世界将有多达500亿的智能设备接入互联网,而40%以上数据需要在边缘进行分析、处理和存储,这些智能设备包括智能手机、个人穿戴设备、汽车、核磁共振仪、智能路灯、蒸汽发电机、飞机发动机等。

而边缘计算应用场景的这种演变,正与运营商“弯道超车”的创新应用不谋而合。因此,大力发展边缘计算技术成为运营商首当其冲的任务。

中国移动早在2016年就已经布局边缘计算应用,在2016年上海F1赛车场上,上海移动联手设备商现场打造的边缘计算环境让观众可以更低时延地看到赛事视频,这也是中国移动边缘计算概念第一次得到业界关注。

中国移动不仅积极布局应用,还在现网进行了广泛的试点,如在江苏、浙江等地通过核心网下沉网关分流至CDN边缘节点,并探索了一些商用场景。

中国联通在边缘计算领域开启与OTT合作的先河,2017年6月,中国联通在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实现基于边缘计算边缘云的“智能场馆”商用部署,并于2017年底,联合Intel、OTT等在天津建设成全球最大的边缘数据中心测试床,推进边缘vCDN、边缘解码以及边缘智能等多种边缘业务的部署和测试工作。  

在边缘计算试点方面中国联通目前处于领先地位,2018年2月即宣布正式启动全国范围内15个省市的Edge-Cloud规模试点及数千个边缘数据中心的规划建设工作。在标准方面,于近日召开的ETSI 边缘计算 #13全会上,中国联通主导的《MEC Platform to Enable OTT Business》国际标准项目成功立项,获得审核委员会全票通过。这是ETSI在边缘计算领域首个实现ICT融合的立项,填补了边缘计算应用研究方面的空白。

中国电信在边缘计算应用方面也已经开展了广泛合作,2018年与英特尔及众多合作厂商共同搭建了基于边缘计算的vCDN概念验证解决方案环境,测试结果理想。

虽然当前有非常多边缘计算的实例正在部署,但若要推广的话,还是需要解决新涌现出和早就存在的各种挑战与局限。比如,为了应用边缘计算,大幅增加边缘部署数量是必要条件。这也就导致了我们面临着大范围边缘部署的难点。后期的管理和运营都是需要电信运营商努力解决的问题。

分享到:
陈宝生、苗圩视察赛特斯 肯定柔性网络创新成果

2017年2月9日,教育部部长、党组书记陈宝生,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党组书记苗圩一行来到赛特斯公司实地考察调研...

了解点击详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