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新闻:15年打磨“软件定义通信”技术,赛特斯“硬技术”助力打破“卡脖子”问题
发布时间:2023-08-23 分类:新闻资讯 来源:界面新闻
暂无文章数据......

5.png

界面新闻8月21日报道,二十世纪以来,我国信息通信业取得了跨越式发展。随着一切皆可编程、万物皆可互联时代来临,人类进入了软件定义的时代。

成立十五年的赛特斯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赛特斯”)是软件定义这一概念的行业标杆企业,持续以自主研发的软件定义通信为核心,提供工业互联网、算网一体化、边缘计算、网络AI等在内的一站式数字化解决方案。

作为软件定义通信行业的领军者,赛特斯坚持“专注比做大更重要”,为了打磨软件定义通信这颗“螺丝钉”,白手起家的赛特斯每年投入以亿元为单位的研发费用。2019年到2022年,赛特斯5G研发投入近5个亿,而这4年中有3年在疫情影响下艰难生存。

凭借专精的技术和研发实力,挺过生存阶段的赛特斯如今已经成为年利润超过亿元、员工人数达1500人的高科技集团,研发的5G小基站等相关产品在2022年获得来自大客户的认可并两次获得集采订单。

从“活下来”到“跑起来”,赛特斯的敢于创新和投入是公司赢得市场竞争的根本,也对加速打破“卡脖子”问题,对我国下一代通信网络,特别是5G、6G网络的规划、建设与发展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起家“柔性网络”

2008年,赛特斯落地南京。此时门户网站时代已崛起十余年,中国第二次互联网浪潮迭起,赛特斯意在信息通信技术领域“大展拳脚”。

此时正值我国三网融合初期,电信网、广电网与互联网三张网络建设改造和统筹实施方案正在逐步出台,政策目标对运营商的设备能力和网络要求越来越高。

赛特斯敏锐意识到:过去电信运营商采用粗放型投资拉动型模式——即不断增加基础网络设施建设,靠“堆码硬件”增加网络带宽,但在海量网络数据处理需求下,这种方式已无以为继。

基于此,赛特斯首次提出了在今天看来至少领先了10年的“柔性网络”概念:通过软件对网络进行深度的感知和重构,盘活和复用全网资源,减少网络投资,实现精细化的业务运营,也减少对专用硬件设备,尤其是对国外设备供应商的依赖。

这也让赛特斯成为国内最早聚焦于软件定义网络(SDN)、网络功能虚拟化(NFV)等下一代通信网络技术的公司之一。通过赛特斯的产品体系,当通用硬件加载相应的网络功能软件后,便具备了传统专用通信设备的网络通信功能。

选了这条技术路子之后,十余年的时间里,赛特斯以自主研发的软件定义通信为核心,提供工业互联网、算网一体化、边缘计算、网络AI等在内的一站式数字化解决方案,以及端到端的技术服务。

目前,赛特斯三大产品为软件定义数据中心、软件定义通信网元、业务编排及支持系。2017年至2021年,赛特斯分别实现营收5.12亿元、6.62亿元、8.18亿元、7.72亿元、8.29亿元,总利润连续几年突破亿元大关,收获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国家广电总局、国家电网、政府等客户,员工人数从最初的三五个人到1500余人的精兵强将。

按工信部《“十四五”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发展规划》,到2025年,“软件定义”将迎来软件领域14万亿的市场规模。在“数字定义世界、软件定义未来”的时代,给了赛特斯顺势而为,大展拳脚的“天时”和“地利”。

十五年持续研发路

如今的赛特斯已经走向规模化发展,但赛特斯“站起来”的过程和大多数初创公司一样充满坎坷。

技术起家的公司初创时期免不了两大考验:一是来自残酷市场和对手的打击,二是研发技术需要耗费大量的资金,稍有不慎便会被压垮。

成立初期,明确“柔性网络”技术方向的赛特斯卯足火力加大研发投入,于次年2009年赛特斯在国内率先推出了端到端的视频业务质量保障系统。但研发让赛特斯账上资金所剩无几,“年轻”的赛特斯第一次遭受巨大的生存考验。

创始人逯利军回忆时坦言:当时已经在着手安排卖房筹资。好在紧要关头,江苏省两次资金扶持犹如“及时雨”,让赛特斯缓解了资金困局。

“为了打磨‘软件定义通信’这颗螺丝钉,赛特斯每年的研发费用是以‘亿’为单位的投入,坚持为SDN等开源社区贡献代码,每年代码贡献量达2万多。”逯利军介绍道。

持续的研发投入给赛特斯带来了回报。赛特斯SDN、NFV产品市场以每年180%的复合增长率高速增长,赛为国家电网设计实施的软件定义数据中心方案,成功替代美国大厂专用设备,是该领域实现国产替代的唯一产品,解决了国家电网管理系统被“卡脖子”的问题。2019年,赛特斯被中国科协评定为软件定义通信领域独角兽企业。

来到5G时代,“坚定的技术派”赛特斯有了更明确的目标,要做出5G室内覆盖最重要的一环——5G小基站,而且要做出一款电信级、进运营商集采的核心产品。在当时,赛特斯提出这个目标并不被很多人看好,因为尽管底层软件定义技术有一定的相通性,但无线领域十分复杂。

赛特斯坚定的选择“豪赌”一场,开展关键核心技术攻关。

在北京、上海两地,赛特斯高薪招聘最顶尖的无线领域人才,5G实验室斥巨资配置最顶配的服务器与测试设备。从2019年到2022年4年时间5G研发投入近5个亿。而这4年中有3年赛特斯是在疫情的影响下艰难生存,为了确保5G研发资金不断流,管理层连续两次降薪。

两次成功中标集采证明赛特斯的坚持没有错。2022年8月,赛特斯以总份额第二的成绩中标中国移动集团5G小基站集采,中标份额近2个亿,随后11月,公司再次中标中国联通集团数字直放站设备集采,成为运营商5G建网的主流供应商之一。

不愿“安分”的创始人

一家企业的文化和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创始人的初心和格局。成立至今,在赛特斯关乎机会与前程的重要时刻,创始人逯利军始终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初创期市场攻坚阶段,逯利军带领团队靠着“小米加步枪”的“作战”方式一个省一个市到客户处演示系统的功能和效果,每年在各地出差时间都在200天左右。

为了让产品达到满意效果,逯利军飞赴国外打磨用户体验,让使赛特斯的系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准确性和可靠性。

步入5G时代,逯利军坚信软件定义通信大有可为,但管理层一度因为5G小基站的项目耗费了大量资金,出现重大分歧,逯利军力排众议坚定5G方向不动摇。

敢吃苦、敢行动、敢创新,是逯利军作为一名技术出身的民营企业家最具有代表性的标签。

而仔细回顾逯利军创立赛特斯的整个过程,用“不安分”的精英来概括再适合不过。

1995年,在获得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电子工程硕士学位后,逯利军进入全球知名的休斯公司从事卫星通讯、网络安全核心技术的研发工作。二十世纪初,32岁的逯利军可以说是“留学梦"的典范,在美国生活富足而安逸,如果逯利军在美国休斯卫星公司任职5年,收人足以迈人美国中上阶层。

“在美国类似休斯这样的大公司都有着共同的‘天花板’:尽管你能力很强,或者技术很强,但最关键的岗位或者最核心的技术很难有机会参与进去。”逯利军曾这样评价那段经历。

不甘“透明”的逯利军毅然决然放弃了高收人,创建了AlphaSight和NetImmune两家高科技IT公司并担任CEO。幸运的是,两家公司先后争取到美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马里兰州企业发展基金在内的数千万美元资金。到2006年,其中一家公司融资1000万美元,以8500万美元的价格卖出,逯利军作为主要股东实现了财务自由。

原始资金积累后,逯利军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思考自己求学多年来的意义以及责任。在美国的日子,逯利军看到技术创新对美国经济发展的巨大推动力,自己也已经在信息通信领域已经有一番建树,而这时的祖国正春潮涌动,民营企业迅速成长。

2008年,带着两次创业成功的经历,逯利军选择踏上祖国的土地,立志要为祖国的信息通信技术发展贡献一份力量,赛特斯软件定义通信的事业也从此开局。

生存之上谋利国利行业

“专注比做大更重要”,这是逯利军常对团队提到的经营理念。

赛特斯15年坚持在软件定义通信领域的持续创新,打破了由传统专用通信设备软件和硬件系统架起的一座座“孤岛”,为电信运营商、广电、政企客户提供软件定义化、云化、智能化的解决方案,为整个社会的数字化转型提供了可靠、敏捷的新型基础设施。

作为一个白手起家的民营企业,走向集团化的赛特斯也在大浪淘沙后挺过了生存阶段,在发展过程中获得南京国资、上海国资、深圳国资、浙江国资、联通资本等大型国有资本的认可和投资。

“赛特斯铭记着这些帮助,在当前提振民营经济信心的关键时期,赛特斯的目标是成为发展成为“软件定义通信”领域的独角兽,一个真正解决卡脖子问题、利行业利国家的企业。”逯利军表示。

在5G部署上半场,我国处于全球领先地位,随着全国范围内5G广域覆盖的完成,我国电信运营商已提前进入5G部署下半场。赛特斯所处的5G小基站市场正处在爆发阶段,根据工信部和业内机构测算,未来5年5G小基站的市场规模超过2200亿元。

已在山东、浙江、上海、湖南、重庆、黑龙江、辽宁等全国10余个省市率先展开室内覆盖建设部署的赛特斯,帮助商超、写字楼、医院、学校、工厂等客户解决了5G新建室内覆盖和5G补盲覆盖等刚性建设需求,实战经验丰富。赛特斯表示,将持续高研发投入保持住领先优势,提升面向更广泛的覆盖场景和垂直行业的部署能力,担当起国家5G建设的主力军。

与此同时,在抢占我国6G事业发展制高点上,赛特斯储备了系列核心技术,积极布局6G产业,为国家彻底结束被人“卡脖子”的贡献力量。

界面新闻原文链接https://m.jiemian.com/article/9956485.html

联系我们